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古代言情 > 风吹一夜满关山 > 第25章

这时祈明月在帐外大声唤道:“将军。”

谢瑾出了内帐,走到案前坐下,“进来。”

祈明月提着一个食盒进来了,谢瑾问他:“马处理gān净了没有?”

祈明月点了点头,谢瑾道:“你去吧,回府跟老爷夫人禀告一声,再叫丫头给你拿两套少夫人的衣服——遇到查宵禁的人,知道怎么说么?”

祈明月笑道:“知道。”

谢瑾提了食盒,掀了帘子走进内帐,放到角落的小几上,慢悠悠揭了食盒,等食物的香气在帐中蔓延开来,方才笑问:“想不想吃?”

沈荨一时找不到放在枕畔的发簪,下了chuáng直接走过来,谢瑾正将盘盏摆好,以为她要来抢食,手臂一挡,哪知沈荨看都不看食物一眼,拿起桌上一根筷子走了。

“挺有骨气啊!”谢瑾赞了一声,偏头去瞧她,正好看见她缩进被子里两条光光的长腿。

谢瑾喉结滚了滚,移开目光。

沈荨把头发挽了几转,拿那根筷子插着固定住,“我的衣服呢?这会儿应该gān了吧,没gān就拿去烤一烤。”

“我直接烧掉了。”谢瑾一面说,一面舀了一碗粥。

这粥是伙帐里的伙兵赶着开小灶熬出来的,又香又稠,还很烫,谢瑾搁在几上晾着,起身拿了药箱坐到chuáng边,“这会儿可以包扎了。”

第16章 重yīn开(1)

沈荨坐直身子,谢瑾将衣衫从她肩头拉下,专心侍弄她的伤口,没一会儿,纱布贴了上来,她的胳膊被身后的人从衣衫里抬出来,绷带绕过腋下,在后头被轻轻地栓好。

手没有移开,一点点地摸着她背上的其他旧痕,那些伤早已没了痛感,此刻被那只游移的手掌抚着,慢慢就抚出了细微的颤抖和苏软。

“疼么?”谢瑾的声音带着几丝压抑。

“疼啊,怎么不疼?”沈荨照着额前的碎发chuī了口气,满不在乎地说。

“知道疼就少惹麻烦。”谢瑾恨恨道,将她光着的胳膊塞回衣衫,拉好衣领。

沈荨系上衣带,信口胡言,“忍忍就过了,小时候有个和尚给我算命,说我活不过四十,既是如此,不趁活着的时候多折腾折腾,那多亏。”

她说完,听背后没了声息,转过身一看,谢瑾一脸疑惑,似正在辨别她话中的真假。

“真的?”他问。

“当然是假的!”沈荨哈哈一笑,抬手去摸他的脸,“那和尚后来说,如果我娘多给五十两银子,他便做法给我改命,保证我活到七老八十,结果被我娘给赶跑啦!”

谢瑾咬牙拿开她的手,“少说两句我不会当你是哑巴——粥差不多凉了,我端过来?”

沈荨把头一撇,“我不吃。”

谢瑾盯了她半晌,起身端了粥过来,往她面前一递,“不说就不说——自己能吃吧?”

沈荨抬起左臂接过那只粥碗,因牵动伤口,忍不住“呲”了一声,紧接着却冲他嫣然一笑,“谢将军喂我?”

谢瑾走开,“想得美。”

沈荨嘀咕一声,“好事做到底嘛。”

她用右手拿着勺子,舀了一勺送入口中,粥温凉温凉的,正是她习惯的温度。

她吃了几口,偏头去看谢瑾。

谢瑾正在收拾药箱,头略微低着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“谢瑾,你有没有发现,”突如其来地,沈荨很认真地道:“你其实对我挺好。”

谢瑾抬头看她一眼,只哼了一声。

“真的,早我就发现了,”沈荨感慨道,“大概是如果少了我这个人跟你争,跟你抢,惹你生气,你的生活会很无趣,也会很寂寞,所以你不管多不待见我,却总还是护着我,纵着我。”

谢瑾心头一震,合上药箱,百味陈杂地看向她。

沈荨下半身窝在被子里,腿上垫了张布巾,一手掌着粥碗,一手拿着勺子轻轻在碗里搅动着,脸上的神色很柔和,瞅着他的眼睛里跳着两簇小小的烛火,明亮又摄人,只可惜头顶发髻间插着的一根筷子有些扎眼。

谢瑾目光在那根筷子上停留一瞬,啼笑皆非地移开了。

“你自己没发现吧?”沈荨埋下头继续喝粥,咽完一口,才又道:“你记不记得,洪武二十九年的chūn天,咱们在蒙甲山碰了头,你不同意我带骑兵营去突袭,说太过冒进,最后吵崩了,你一气之下带了人就走,而我后来突袭成功,你嘴上只说是侥幸,但其实……”

她停住没说,望着谢瑾微微一笑,谢瑾有点不自在,嘴硬道:“不是侥幸是什么?”

“你亲自带人远远在后头跟着,我知道,所以心怀胜念,一往无前,没有任何后顾之忧。”沈荨轻声道,望住他的眼睛,“还有今天的事……”

谢瑾只轻咳一声,没说什么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