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古代言情 > 风吹一夜满关山 > 第39章

谢瑾蓦然起身,行了一礼道:“若王爷今夜召我前来只是为了这事,那云隐就先告退了。”

萧拂捏着酒盏,似笑非笑道:“怎么?你还上火了?沈将军在军中打滚多年,都没什么女人味儿了,你自己觉得她好也就罢了,你可不要忘记她姓沈,太后和皇上把她塞给你又是为了什么。”

谢瑾身躯绷紧了,回了一句,“不论如何,她既嫁给了我,便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,我谢瑾,不会做有碍夫妻情谊的事。”

萧拂盯着他看了半晌,手臂一扬,转头对那琵琶女道:“退下吧。”

那琵琶女美眸含嗔,抱着琵琶起身出了曲水亭,谢瑾这才重新落座,肢体却很僵硬,沉着脸一言不发。

萧拂将那名侍女也遣退,亲自给他斟了酒,叹道:“你倒是重情重义了,可别一腔子孤直都抛进水里……我听说,她缠你都缠到北境军军营里头去了,我也是想你初识情味,辨不清这女人好坏,这才让你来开开眼界,见识见识这真正的柔婉艳媚,红绡绝色,也免得不知西东,被她勾了魂儿去。”

谢瑾嘴唇一掀,冷然道:“不必了。”

萧拂无奈道:“你不愿就算了,我还能qiáng迫你不成?只是这其中妙处你无缘窥见,本王也只替你遗憾罢了——说起来,你俩不是向来跟仇人似的么?怎么这一成婚,反倒情投意合起来?”

谢瑾只捏着酒杯不说话,萧拂拍拍他的肩头,亲昵地说:“好了好了,咱们俩什么jiāo情?为这事还真跟我置气了?”

“不敢,”谢瑾唇边带上一丝笑意,嘲讽道:“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,之前你们一力撮合我与沈荨,什么好话都说尽了,如今我们成了婚,却又生怕我们夫妻和睦,这是个什么意思?”

萧拂哈哈笑了两声,“你看你,又钻牛角尖了不是?不是怕你们夫妻和睦,只是怕你一时脑子发热,该守的守不住。”

谢瑾抿一口酒,道:“我有分寸。”

“你有分寸就好,”萧拂把玩着手中酒杯,不时看他一眼,“我听说,你准备让她去守骑龙坳?”

谢瑾点头。

“去骑龙坳那种荒僻苦寒之地,她竟然没有什么意见?”萧拂笑道,“还真是奇了。”

谢瑾眉目不动,“边境线哪个地方不荒僻?常年驻守边关的人,什么苦都吃过了,这点子苦寒算什么?”

萧拂点着头,“是是是,知道你们辛苦,她没意见自是好的,就怕她闹着要去望龙关,那里可是八万北境军的机要枢纽,还有,崔宴掌着的事若被她知晓,也不妥当。”

谢瑾没吭声,萧拂语气重了几分,一面往杯内斟着酒,一面道:“舅舅年事已高,又患有风湿之症,如今谢氏一门的荣光兴衰,全都系在你身上啊!我知你从小就很有主意,也从来没让大家失望过,但如今咱们举步维艰,每走一步,都不得不谨慎又谨慎,思之再思之。”

谢瑾默然,将手中之酒一饮而尽,肃然道:“我明白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,”萧拂推心置腹地说:“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我攒这么些钱为了谁?还不是为了谢家,这些年来,你加固边墙,自开了炉冶铁铸器,养着暗兵,哪样不需要钱?折子上了无数道,户部抠门不说,皇上也只装聋作哑,就算拨下来了,靠那点子微薄的军费,能让你把北境守得滴水不漏?”

“王爷说的是,”谢瑾正了颜色,起身朝他行了正礼,诚恳道:“云隐在此替八万北境军和两万暗军,替边关民众谢过王爷恩义。”

萧拂摆了摆手,“说句实话,我是为了他们,但更多的,还是为了谢家,为了保住这所剩不多的兵权——若这点兵权也被蚕食鲸吞,我这颗脑袋,怕也只能自个儿拿下来提在手上揣在怀里,所以你说我是为了我自己也未尝不可。”

话说到这份上,谢瑾也就不好再说什么,只沉默地瞧着亭外湖光夜色,拿过酒壶替萧拂斟了酒,又往自己杯中斟。

酒是萧拂自己学着西域的方法用上好葡萄酿的,酒液清亮剔透,泛着淡淡的红,入口却有些酸涩,不算可口。

萧拂擒着酒杯过来,往他酒杯上一碰,自己先gān了,自嘲笑道:“我也是听到些风言风语,心里就有些急了,我长你五岁,咱们从小也算一块儿长大,你若婚姻美满,我自然乐见其成,可沈荨对你是个什么心思,却难说得很。”

谢瑾抿紧了唇,只垂眸盯着杯中的绯色酒液。

湖上轻舫中的丝竹声停了,只有船桨滑过湖面的淅沥水声,他抬起头来,只见轻光流荧中,纱幔后罗衣分绶,碧影相错,隐隐绰绰看不清晰,他不知想起了什么,脸上神色柔和下来,唇角还露出一丝隐约笑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