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古代言情 > 风吹一夜满关山 > 第89章

刚回到关内的yīn炽兵牵着抢来的胡马,不时扶一下马上驮的粮草,拎着血迹gān涸的兵器从她不远处鱼贯而过,这支队伍沉默无声地接受着来自营地四周的注视,染了血的衣袍破碎而凌乱,脸上的面具依然yīn冷而凶恶,这令他们看起来殊无任何胜利的激动和喜悦,平静地似乎像是蛰伏的野shòu在日出前一次平常的觅食归来而已。

谢瑾牵着马行在队伍中段,他手里还握着□□,身上的衣袍被划破了,残破的衣襟内露出大半个胸膛,刀痕jiāo错在他身体上,新染的血和新添的伤痕令他如他面具上的凶shòu一般,散发出隐隐的狠厉和杀气,这是平常青松朗树的谢瑾的另一面,是他历经杀戮所凝练出来的危险而又内敛的芒锋,此刻在初露的晨光下毕显无余。

沈荨远远瞧着他,他亦朝她转过身来,她正想上前,斜地里插来一人,是军需官邓广。

谢瑾也就转了身,与邓广jiāo涉着事宜,沈荨瞄了他两眼,领孙冯二人去了划给荣策营的营帐区。

进了大帐,孙金凤“扑通”一声朝她跪下来,放声哭道:“总算又能跟着将军了!”

沈荨亦是热泪盈眶,赶紧扶起她,笑道:“你受苦了,因我之故连累你被软禁半年多,我却一直无法救你出来,你不怪我?”

孙金凤道:“将军的难处我明白,反正沈渊那小子也不敢真的拿我怎样,我知道,总有一天我能回到将军身边,跟着您痛痛快快地gān上几场!”

沈荨失笑,“刚出来就想gān,gān什么?这会儿没有让你gān的。你和冯真先好好地在这里操练,这批荣策营的将士不是以前的那些人了,你们□□好了,还有事要你们去做。”

她与孙金凤和冯真说完事,回了自己的中军大帐,崔宴等在帐内,两人打了一个照面,脸上都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。

“崔军师猜猜,樊王会是什么反应?”沈荨到大帐角落里的水盆里洗了手,拿张布巾边擦边问。

崔宴面上有隐隐的笑意,“气得bào跳如雷,但应该会忍气吞声,仍然按兵不发。”

沈荨瞄了他一眼,道:“且看着吧,总之咱们以不变应万变,昨儿我给军师的那几张骑兵阵法图,重骑营的人开始操练没有?”

崔宴应道:“今日一早便到营地外操练了,将军要去看看么?”

沈荨想了想,“今儿不去,下午我去靖州城一趟,军师给我的几个撤退点,我去亲自瞧瞧。”

“那我派几名卫兵跟您一同去。”

“不用。”沈荨笑了起来,“崔军师以往,也是这般事无巨细地替谢瑾安排么?听说自他十岁出头进了军营,就一直跟着你,难怪他也是这样谨慎周到的性子——当然,该狠的时候也狠得起来,有时候说话也挺难听。”

崔宴一愣,接着也笑了,笑声难得流露出几分慡朗,没回答她的问题,反而说了一句,“云隐为何对将军如此,我有些明白了——您若没有其他吩咐,那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沈荨叫住他,迟疑道:“谢思那小鬼……”

崔宴意有所指地说:“谢思聪颖机灵,稍稍一点就透。”

“不是,”沈荨摇头,“他对我怎样我都没话说,毕竟暗军这事是因我而起,只是他大哥本不想带他来的,因为我的关系才带了他来……总之,还请军师多看着他些。”

“您不说我也会的,放心好了。”崔宴微微一笑,撩帐出去了。

午后沈荨独自骑马出了军营,往望龙关下的靖州城走。

今日天气颇为晴朗,从望龙关到靖州城约莫骑行一个多时辰,她到靖州城内时,日已偏西,城内有些百姓得知近期边关局势紧张,已经陆续南下避祸,因此同她上次到靖州城时相比,街道上冷清了许多。

沈荨悠闲地在城内瞎逛,难得多日来有如此轻松的一刻,她看完崔宴安排的几处线路后,突然又想起她从上京运来的几箱东西现在还存在谢瑾的府邸中,一时兴起,打了马往那所宅子走,不一会儿就到了后院的角门边。

她有几件东西放在那批箱笼中,想去拿回来又不想惊动府邸的管事,因此想做一回梁上君子,取了东西就跑。

她把马栓在街角的一棵树下,缓缓踱步过来,观察了一下周围,等到天色全黑的时候,从马上取了绳钩甩过去,攀着绳子翻过了院墙。

她一面收绳,一面啧啧感叹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这院子俨然大变了一番模样,那管事脑子虽然不太灵活,做事倒是绝不含糊。

小小庭院里小桥流水,假山红亭,颇有几分上京城内谢府的韵致,后院正房所在的屋子被扩建成二层的小楼,轩窗菱格,阔廊深檐,此刻寒月清霜,庭院虽美,但悄静落寞,显是长久无人居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