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现代言情 > 劣犬 > 第84章

陈也挑了下眉:“说你是考拉变的?”

江湛乔啊一声,反应过来后趴在陈也的肩膀哈哈笑:“不是啦,我想说的是,和喜欢的人对视十秒,会很想亲亲他。”

陈也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些危险。

江湛乔继续在陈也耳边chuī风:“所以哥哥你想亲我嘛?”

陈也沉默着,放在江湛乔屁股上的手却暗中用力。

江湛乔的呼吸再次加重,几乎要亲上陈也的耳朵,腿还夹了夹陈也的腰,有点急切地问:“哥哥,我特别特别想亲你怎么办?”

江湛乔真的已经忍了很多天,自从他和哥哥说好要小心行事,不能让叔叔发现之后,他们便没有一点亲密接触。没有亲亲、没有再次一起睡,甚至因为叔叔总是在家,担心叔叔发现什么端倪,他们连个简单的抱抱都没有。

天知道江湛乔每天会对着陈也走多少次神,他觉得自己已然变成一只小色鬼,每时每刻都在被哥哥帅晕。有时候明明只是在一起单纯地写作业,面对陈也棱角分明的侧脸和抿着的唇,江湛乔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冒着爱心的眼睛,同时心底拿着叉子的小色魔开始大声呐喊,亲上去亲上去!

陈也比江湛乔的自制力好得多,能勉qiáng藏好自己的欲望,可迎着江湛乔赤luǒluǒ、一望到底的眼神时,陈也险些顶不住,硬生生忍了半天后才克制地亲亲江湛乔的眉心或者手指。

不过现在他们不需要克制了,酒店的房间足够隐秘,足够安全,足够大,重点是,chuáng足够大。

门的正前方对着一块巨大的落地窗,透过落地窗向外望去,碧海蓝天、水天相接,漂亮的景色尽收眼底、一览无余。

江湛乔只匆匆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,他的脑袋里只剩下陈也了,没空关心别的东西。四周全被哥哥的气息包裹着,他觉得自己仿佛也变成了一团柔软的云朵,浑身轻飘飘的,只要哥哥松开手,他就会飘啊飘,飘到天上去。

江湛乔还沉浸在幻想中,陈也已经把江湛乔放在了chuáng上,而后撑在了江湛乔的身上。

江湛乔一阵迷糊,晕晕地发现自己并没有飘走,而是陷入了和白云一样绵软的chuáng垫中。

不光是眼神缠绕在一起,两人的气息也jiāo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,陈也慢慢俯下身子,幽深的眼睛被江湛乔填得满满当当,他们间的距离一寸寸缩短,直到鼻尖碰上鼻尖,陈也侧过头,垂首吻上了江湛乔。

一个很轻、很柔、很磨人的吻,陈也只是含住江湛乔,唇瓣蹭着唇瓣磨擦,偶尔探出舌头舔弄允吸,耐心又专注地品尝着独属于他的湿润和柔软,像是在吃一块草莓夹心棉花糖,只有把外层撒的糖霜舔化掉,中间那层甜甜的草莓果酱才会淌出来。

江湛乔早就软了身子,融化掉的小棉花糖已经感受不到四肢的存在了,在chuáng上软软地化成一滩,兴奋、期待、羞涩、激动杂糅在一起,舒服得他想呜呜叫,迫切地伸出湿热的小舌头迎合着陈也。

两条舌头瞬时难舍难分地纠缠在一起,软湿的触感从舌尖迸发,苏苏麻麻的电流嗞嗞窜过脊背,江湛乔哼哼唧唧搂住陈也的脖子,难耐地张开嘴巴邀请陈也给予他一个深吻。

草莓果酱按耐不住地流了出来,陈也越尝便越觉得江湛乔是甜的,或许真的是一颗皮薄水儿多的小果子,他扣住江湛乔的后脑,几乎要将江湛乔埋进被子中,双腿桎梏住江湛乔的腿,两具身体密不可分地jiāo缠在一起、紧紧拥抱着接吻。

火热的舌头长驱直入,宣誓领土般占据那处柔软的口腔,江湛乔动情得厉害,向上弓起腰,搂住陈也的双手收得更紧。陈也吻得很深,作乱的舌头细致地舔过每颗牙齿、湿滑的上颚、敏感的内腔、直向最深处滑去,卷起另外那条不断后退的舌头翻搅嘬弄,喉结滚动吞食着榨取来的津液。

啧啧的水声、令人脸红的亲吻声、急促的喘息声、舒服的哼唧声充斥着整间房间,被窗外的白云偷听到、被大海偷听到,时间一点一滴溜走,却没人关心、没人在意,他们只顾着接一个令时间都沦陷的吻。

待到最后一点草莓果酱被榨gān,加之如果再这样亲下去,场面就无法控制了,他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,相拥着喘息。

两人的状况都不太好,缓了很久才缓过来,等反应差不多消下去,江湛乔又黏在了陈也身上,毛茸茸的脑袋在陈也的颈肩蹭啊蹭。

陈也低低地笑,伸手揉了揉江湛乔的头。

江湛乔安静了下来,有些惋惜地说:“如果每天都可以亲亲就好了。”

陈也看着江湛乔红肿破皮的唇瓣,用手指按了按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