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400TXT > 现代言情 > 离婚后,前妻的乖巧人设崩了 > 第252章 您确定有这样的事情么

扔掉手机,叶棉一觉睡到了天亮,这些纷纷扰扰已经不能成为她的阻碍了,宁颜颜这种人只要不死就总会想出无穷无尽的招数来给她添麻烦。

就算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叶棉也会觉得烦躁,她睡醒的时候席知予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。

她下楼去,席知予正在打电话。

“你们擅自做这样的报道就不怕时总问责你们么?”

听着他说的话叶棉就知道,席知予这是在解决昨天凌晨出的那篇新闻推送,她上前拿过了他的手机。

席知予一脸不理解的看着叶棉把电话挂了。

“挂了干什么?我还没跟他们理论清楚呢。”

叶棉无奈道:“这有什么课理论的,这要是能理论清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。”

席知予气到掐着自己的腰在屋里来回踱步,他指着被叶棉扔在沙发上的手机道:“想也不用想,这肯定是宁颜颜想出来的办法。”

叶棉耸肩道:“毕竟除了她也不会有人这么蠢了。”

作为这次新闻推送豪门感情大戏的主角的叶棉,反而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,她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宁颜颜这是被我逼急了,昨天不过就吓唬她说我手里有些她的把柄,没想到这就按捺不住了。”

席知予问道:“把柄?你手里有宁颜颜的把柄?叶棉,我们也是时候还击了吧?现在都被宁颜颜欺负成什么样子了?我看着这女人是真的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,她也有些不见棺材不落泪了。”

叶棉靠在沙发里道:“急什么,要是回应,我们就把所有的证据攒起来,一次回应个够。”

席知予明白叶棉是什么意思,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,明明只是站出来回应一次就能解决所有争端,后续宁颜颜也不可能有胆子继续做这样的事情。

毕竟她在这样的事情上跌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“为什么?”席知予问道。

叶棉叹了一口气道:“因为我现在还不够可怜,话题讨论度还不够高。”

“那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再开始回应?”

叶棉想了想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报道已经还有后续。”

“还有后续?”

叶棉点头道:“宁颜颜给自己开了这么好的一个头,眼看着我被网友在网上辱骂了大半夜,她当然会乘胜追击,这时候只要随随便便爆出一点我的新闻来,都足够让我成为江市的过街老鼠了。”

“所以你打算...”

叶棉道:“自然是等火烧的更旺一些的时候直接掀翻了桌子,这火最后能烧到谁的身上,那可就是我说的算了。”

“你觉得宁颜颜还会爆出什么事情来?”

叶棉想了想道:“左不过就是和你的那些子虚乌有的新闻,再不然就是和陆夜辰。”

“和陆夜辰?”

叶棉深思过后点头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宁颜颜和陆夜辰的联盟好像也没有那么坚实。”

“你是说宁颜颜现在跟陆夜辰不是一条心?”

“当然不是一条心了。”叶棉分析道:“如果陆家是真的想要帮宁家,陆夜辰是真的想要帮宁颜颜的话,怎么可能在宁家出事的时候,陆家只是袖手旁观,还有...”

席知予接着她的话说道:“还有当初宁颜颜在街头狂奔的那个早晨,如果陆夜辰是真的想要帮宁颜颜的话,是不会让她那样出现在街头上的。”

“没错。”叶棉笃定道:“所以我猜测,宁颜颜这次要说的就是我和陆夜辰的事情。”

“可是,宁颜颜在从时宴的办公室偷到标书之后还是联系了陆夜辰啊,她还是在帮陆夜辰的。”席知予道。

叶棉摇头道:“这到底是帮陆夜辰还是在害陆夜辰呢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这次席知予彻底不明白了。

时宴的招标书泄露就是从陆夜辰那边泄露出去的,这招标书的泄露虽然不会给陆夜辰带来任何的好处,可是却能让他出一口气。

他可是一直在时宴的打压下存活的,还有现在的陆氏,情况虽然不如宁氏那么糟糕,可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陆夜辰拿到标书之后肯定是以为能让时宴在这上面摔一跤的。

叶棉接着刚才的话茬说道:“如果时宴开始查标书的事情,查到最后会是谁泄露出去的”

“陆夜辰啊。”席知予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宁颜颜在偷到这标书之后不是第一时间联系了陆夜辰,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将Tone的报价泄露出去了么?”

叶棉点头道:“这不就对了么,这件事情查到最后是陆夜辰做的,那么如果你是宁颜颜的话,当时宴来质问你的时候你会怎么说呢?”

“当然说都是陆夜辰来指使的了!那么多次通话记录,随便说在哪一次的通话里他只是我去偷标书,我又害怕,不得不偷不就得了么?”

“所以啊。”叶棉道:“看来,宁颜颜和陆夜辰之间的矛盾还不浅。”

“你打算从他们两个的矛盾里入手击破他们两个?”

叶棉冷笑一声道:“击破?如果宁颜颜和陆夜辰之间真的像我想象的那样,两个人加起来这么多心眼的话,如果宁颜颜今天真的是跟记者爆料了我跟陆夜辰的事情的话,那么陆、宁两家的联盟可能就不攻自破了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很简单,宁颜颜这等于将火力全都引到了陆家那边去,如果我是陆开河或者陆夜辰,绝对不会继续纵容下去,我一定会想想办法的。”

“那我们这不是就省了很多力气了么?”

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如果真的如叶棉所猜测的那样,陆、宁两家自己就打起来了的话,席知予想,和血他和叶棉能少做很多事情,能够腾出心思来专门来对付时宴。

医院病房里,经过昨天晚上的闹剧之后,医生很快就来催促宁颜颜办理出院手续了,不过医生进门的时候正有客人在宁颜颜的办公室,宁母给医生了一个眼神,示意如果有事的话等会儿再说。

记者坐在宁颜颜的床边,他问道:“宁小姐,您确定有这样的事情么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